完善行政審批機制 促進行政審批局高效運轉

          
    

林寧

〔內容提要〕近期以來,為進一步優化營商環境,防城港市根據經濟發展形勢和自治區部署,積極調整政府職能,以“行政審批職能集中、行政審批人員集中、行政審批辦公場所集中”“三集中”為目標,將26個市政府審批職能部門實施的226項行政許可事項進行整合歸并,探索組建行政審批局,實行“一枚印章管審批”。由于對傳統行政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作了較大的調整,需要進一步處理好相關問題,一是審批、監管和執法機制銜接“不得力”,二是審批平臺系統“不接力”,三是行政審批局公章對外法律效力“不給力”,四是轉委托自治區已委托下放事項的法律依據“缺力”,五是審批工作的保障性“乏力”。

組建行政審批局成為當前簡政放權、轉變政府職能和提高政府效率的一項重要舉措。為建立高效、透明、快捷的審批政務體系,防城港市根據經濟發展形勢和自治區部署,積極調整政府職能,探索推行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改革,組建行政審批局,為優化營商環境,實現全市又好又快發展提供體制機制保障。

組建行政審批局基本情況

根據自治區人民政府批復防城港市的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改革試點方案,以實現“行政審批職能集中、行政審批人員集中、行政審批辦公場所集中”“三集中”為目標,按照“審管分離”原則,將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市工業和信息化委員會等26個政府審批職能部門(國土、住建、公安、司法、地稅、國稅等部門除外) 實施的226 項行政許可事項進行整合歸并, 組建市行政審批局,作為市人民政府統一實施行政許可權的相對集中行使機關,實行“一枚印章管審批”。至此,組建行政審批局工作已基本完成,并于2018年1月初正式啟動運行,取得了初步成效:審批事項申請材料數量與改革前同期相比,減少234份,窗口辦結事項達到138 項,占比61.3%;壓縮審批環節360個,減少比例達到40.9%;平均審批時限11.02個工作日,壓縮比例達到33.8%。僅2018 年1月,防城港市每萬人辦件量全區排名第一,辦理提速84.2%,辦事企業和群眾評議率達99.3%,滿意率99.9%。

需要進一步處理的幾個問題

組建行政審批局對傳統行政管理體制和運行機制作了較大的調整,與現行管理體制有一定沖突。從探索實踐看,以下五個方面的問題亟需解決。

1. 審批、監管和執法機制銜接“不得力”。

行政管理理念尚未“更新”。不少原行政審批職能部門認為組建行政審批局后,行政審批局基本可以“包打天下”,政府只需健全制度保障行政審批局職能的履行即可,其他相關部門因不再履行審批職權而無需對審批事務負責,“以審代管”的觀念尚未扭轉。尚未建立審批、監管、執法協同機制。雖然不少部門按照要求制定了行政審批權劃轉后的事中事后監管措施,但尚未建立有效的審批、監管、執法部門協同機制,仍按各自的體系規則運行,相互間聯系互通不多,審批、監管、執法脫節,沒有形成合力,政府綜合行政效能優勢效果尚不明顯。

2. 審批平臺系統“不接力”。

雖然實現審批場所集中,但目前的審批平臺仍然過多,政務系統未能與各部門辦事系統實現數據共享,需要多次錄入。大部分進駐單位面臨“多套系統、多個流程、反復登錄、反復錄入”的問題,制約審批效率的進一步提升,各部門信息共享有待加強。比如,一個安監項目審批,需要分別錄入投資在線審批平臺、安監系統平臺、政務服務3.0平臺、多證合一系統平臺。

3. 行政審批局公章對外法律效力“不給力”。

行政審批局實際上是歸集和分享法律賦予行業主管部門部分行政權力,專門負責某一領域的行政管理和服務事項,從本質上講是政府職能的內部重新劃分,在不違反法律根本原則的前提下對政府職能所進行的技術性調整,與傳統各部門自行審批的審批模式有一定差異。目前全國大多數地區沒有類似的機構,對行政審批局缺乏深入的了解和認識,因此可能對其法律主體地位及其公章的法律效力存疑,給企業的經濟活動帶來一些不便。

4. 轉委托自治區已委托下放事項的法律依據“缺力”。

《行政許可法》規定,已經受委托實施的行政許可,實施機關不得再將其委托其他組織或者個人實施。當前自治區下放各市的行政許可事項中,有不少是以委托的形式下放的,因此若再將委托許可事項直接轉給行政審批局顯然不符合法律規定,與依法行政有沖突。雖然新修訂的《立法法》授予設區市有制定地方性法規的權力,但僅限于對城鄉建設與管理、環境保護、歷史文化保護等方面的事項,設區市沒有相應的權限對轉委托進行直接變通。

5. 審批工作的保障性“乏力”。

行政審批局成立并運行后,審批工作人員面臨晉升、調動或離崗等問題。當前從各單位劃轉的專業技術人員,也只是能基本保障行政審批局機構運行的需要。一旦相關工作人員離崗,如果沒有熟悉業務的工作人員及時補充,審批工作將無法正常開展。在繁重的審批業務工作下,即使一個工作人員知悉甚至兼顧其他崗位的工作,審批效率和質量也將大打折扣。

對完善行政審批機制的建議

1. 建立審批、監管、執法銜接機制。

轉變思想觀念。加大宣傳教育培訓,將過去“重審批、輕監管”轉變為“重審批強監管優服務”,重點研究各部門在新形勢下對審批事項的事中事后監管、宏觀政策指導和提供公共服務職能。制定審批、監管、執法聯動制度。明確審批、監管、執法機構在審批工作中的職責,增進配合。市行政審批局及時向各職能部門通報行政審批事項辦理情況,接受各部門監督;各職能部門要及時將有關法律、法規、規章和規定告知市行政審批局;行政審批局將審批信息及時告知執法機構,以便加強事后監管;執法機構將處罰信息反饋行政審批局,行政審批局據此建立警示名單。建立部門聯席會議制度,審批、監管、執法部門要定期或不定期召開部門協調會,協商解決行政審批工作中的問題,推動審批效能的提升。建立行政審批評估機制。定期對行政審批工作效果進行評估, 密切跟蹤影響行政審批運行的環節,及時采取措施予以應對,不斷提升政府政務服務水平。

2. 統一行政審批政務服務平臺。

建議從自治區層面協調解決開放系統端口問題,整合各條線“獨門獨戶”的審批系統,建立統一互通的審批服務平臺,加強信息共享,實現各個系統相融相通,力爭一次錄入即可全部推送到位。加快審批流程再優化,對辦理條件、申請要件、流程時限繼續整合優化,進一步完善辦理標準,簡化工作流程,為群眾提供更多更便捷的服務。

3. 切實解決行政審批公章的對外法律適用效力問題。

加大宣傳力度,擴大周邊省市甚至全國各地知悉該市的行政審批局和行政審批工作情況,必要時可按程序向國務院或有關省市進行備案,在全國或一定范圍內通報。針對區內外聯系較頻繁的行業,在過渡期間內,暫不注銷原行業主管部門的審批公章,可臨時借助原行業主管部門的審批公章甚至是同級政府的審批公章開展經濟活動。啟動立法程序,依照法定程序建議中央、自治區制定、修改相關法律、法規,理順行政審批體制機制法律關系,為行政審批局審批效力提供直接法律依據。

4. 重新委托行政審批事權。

向自治區建議并由自治區人民政府對原委托下放的事項重新進行調整,在相對集中行政許可權改革試點市(包含防城港市),撤銷上級各部門的“條條”委托,統一改為委托行政審批局。也可以考慮委托事項暫不劃轉,待相關法律程序健全和規范后再進行。在相關法律程序尚未履行完畢但行政審批局已經成立運行的,經請示自治區和中央同意,采取特許辦法先由行政審批局代為執行,確保工作正常開展。

5. 建立行政審批工作保障制度。

建立培訓機制,加強行政審批局工作人員技能培訓,實行“一崗多能、一人多?!?。除審批窗口的業務人員熟悉審批業務外,其他行政科室的在編工作人員也應當熟悉審批業務, 實現由“AB”崗到“全能崗”轉變。適當實行政府購買服務,為行政審批工作建立應急人才儲備庫。研發行政審批綜合信息系統平臺,壓縮審批窗口和審批環節,將審批工作由主要依靠人力轉為主要依靠技術力量來完成, 依靠科技創新節約人力資源,騰出編制,提高效率。

(作者單位:廣西壯族自治區防城港市機構編制委員會辦公室)


北京快三结果查询 篮球直播360高清直播 三期内必开一期王中王 文化长城股票股吧 哈灵浙江麻将安卓版 至尊棋牌外挂 中国股票指数有哪些 星悦麻将下载 本港台开奖直播+开奖结果 捕鱼来了弹头交易网 今天股市上证指数